赵长鹏与币安的崛起

时间:2021-12-02 阅读:5529 评论:0 作者:guguai

币安官网 芝麻开门 OKX官网 抹茶官网 火币官网

RENWU.png

赵长鹏,英文名CZ,出生于江苏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教师,父亲是一名教授,出生后不久,他的父亲被戴上“资产阶级高级知识分子”的帽子被下放一段时间。

80年代后期, 12岁的赵长鹏跟随父母一起移民至加拿大温哥华,用他的话来说,自己是一个标准的“世界公民”,平均每五年就会换一个城市生活,在中国大陆、加拿大、日本、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新加坡他都生活过。和大多数移民家庭的富二代不一样,赵长鹏在十几岁时就已开始工作养家,在麦当劳当过店员、在加油站工作整夜... ...

到了上大学的年级,赵长鹏选择了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这开启了他的编程生涯。在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之后,赵长鹏曾前往东京和纽约。

最初,他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开发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随后又在彭博Tradebook开发期货交易软件。27岁时,就已在2年内获得3次晋升,并负责管理位于新泽西、伦敦和东京的庞大技术团队。

2005年,赵长鹏辞去了手头工作,移居上海创立富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券商开发高频交易系统。

2013年,赵长鹏从一名做投资的扑克牌友(Bobby Lee)那里了解到BTC。Bobby Lee对赵长鹏说“嘿,长鹏,如果你把净资产的10%用来投资比特币,要是它上涨10倍,你的财富将会增加一倍。就算不是这样,你也只是损失了10%。”

随后,赵长鹏开始涉足加密货币项目,以第三位创始员工的身份加入http://Blockchain.info,在那里工作了八个月并与比特币布道者Roger Ver和Ben Reeves接触频繁。

2014年6月,在何一的邀请下,他出任OKCoin CTO。并卖掉了上海的房子,并将其全部投资了比特币,他唯一爱好是手机(拥有3部手机),没有任何汽车,游艇或手表,是第一位以加密货币持有其资产99%的人。

在当时,赵长鹏对OKCoin的评价非常之高,但是一年之后,他选择离开OKCoin。对于这一段经历,赵长鹏回忆:“OKCoin遇到了一些文化和价值观方面的冲突,而我并不想卷入其中,于是在2015年我离开了。”

2015年5月,因与徐明星的关系不和,赵长鹏离开OKCoin。

由于在OKCoin的工作经历,赵长鹏了解整个加密货币交易所以及整个行业运转的逻辑,开始考虑自己开一家不涉及现金、专门进行数字资产交易的公司。不跟金融机构扯上关系,前同事Ver认为这样就可以降低风险和规避监管。

2017年6月24日,赵长鹏开始着手币安的创建,开始筹集币安币的ICO 。BNB总量2亿,其中1亿用于ICO,8000万由团队持有,持有的BNB会锁仓,逐年释放,最后的2000万由天使投资人持有。

7月2日,币安通过ICO共募集到价值1500万美元的加密资产。

2017年7月14日,币安网站上线,BNB正式上线交易。

8月8日,何一突然在微博上正式宣布离开工作了1年8个月的一下科技,加盟老朋友赵长鹏的公司——币安,并担负CMO兼联合创始人兼董事。

刚刚起步的的币安和许多初创公司一样,遇到了成长的瓶颈:知名度低、生意营业量少等一系列问题,BNB上线当天最低价0.0001BTC,当时BTC币价是2347.31美元,1个BNB最低约0.23美元。

8月22日,币安与波场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波场TRON作为2017年下半年ICO第一项目的潜力初步显现。

9月4日,中国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在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框架下,指导地方政府,清理整顿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ICO活动。

9月15日,国家监管层下令关闭所有虚拟货币兑换人民币的集合竞价交易,此次“九四禁令”对加密货币的监管力度可谓前所未见。

禁令导致中国交易所大洗牌,主流交易平台纷纷开始规避政策风险,比特币中国在当月月中就关闭了新用户注册通道,并宣布月底关闭加密货币交易业务,而后被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收购。随后聚币网、火币网、OKcoin等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也都纷纷关停。

禁令出台后用户最关心的就是“哪家交易所最安全?“如何判定安全性?首要条件便是查询其服务器是否还在境内,也就是在政府管控范围之内。”如果服务器的IP在国内就不考虑。

有投资者查询比较了三大交易所,OKcoin国内和国际的服务器均在国内;而火币全球专业站Huobi.Pro最早一条的公告是在一个月之后,也就是2017年10月17日才显示,火币总部位于新加坡,服务器和注册地在另外一个小国。

只有币安因其最初就是走国际化战略,并推行币币交易,受到此项监管的影响最小 。9月5日公告中的披露,币安82%的用户来自海外,火币与OKCoin的用户大量流向币安。

同年9月,币安与红杉签署投资意向书。当时双方约定币安的估值为5亿元人民币,并在协议中约定了半年的排他条款,即半年内币安不得与其他投资机构洽谈投资事宜。

币安的蓬勃发展吸引了另一顶级投资机构IDG的目光,先后给出4亿美元和10亿美元的两轮估值报价。

12月14日,币安对红杉提出了新的估值报价。但双方并未谈妥,红杉还被币安告知IDG将在近两天签署股权认购协议(SPA)。

红杉一纸诉状将币安告上了法庭,面对业界顶级的投资机构红杉资本,赵长鹏并未退缩:“我觉得现在的话语权应该是在创业者的手中。现在好的项目,好的团队是绝对不会缺钱的。”最终,赵长鹏非但没拿红杉的投资,甚至连IDG的投资也没有拿。

12月8日,币安宣布其注册用户突破100万。

2018年1月10日,币安宣布其全球注册用户超过500万人,币安用户以欧美用户为主,中国用户在其用户比例中不到4%,远低于同在亚洲的日本、韩国等国家。

据每日新闻1月报道, Coinbase(全球访问量最大的数字交易所之一)每天有10万用户注册,Kraken(欧元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每天有5万名新用户注册,币安则每天接纳25万名新用户。

2月,币安宣布其全球注册用户超过700万人,成为世界最大的交易平台之一。

2月8日,赵长鹏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以11-20亿美元的身家位列富豪榜第3名,该榜单中还有以太坊创始人V神,EOS创始人BM等。

3月23日,日本金融厅(JFSA)对币安发布警告文件,称币安在没有经过注册的情况下进行加密货币交易业务的行为,触犯了相关法律条款,不停止交易的话会向警方提出刑事指控。

2018年3月26日,币安将总部迁至马耳他,并设立办事处。

4月,香港法院举行听证会,最终裁判:由于红杉资本获取信息方式不当且涉嫌滥用程序,驳回红杉资本申请禁令诉求。

4月26日,币安与乌干达达成合作,在当地进行一系列投资。

5月31日,币安成立Binance Labs(研究院 + 孵化器 + 生态基金)。

6月11日,币安与英国属地泽西岛经济与工业协会Digital Jersey签署合作备忘录,币安将在当地开设合规中心与交易所。

6月29日 ,币安乌干达法币交易所(Binance Uganda)正式上线,这标志着币安开启尝试法币交易。

7月14日,币安成立了币安投资者保护基金SAFU。

8月1日,币安对外宣布首个收购项目Trust Wallet。

赵长鹏表示,他只对能够帮助币安和监管机构达成合作并获得运营执照的风险投资公司有兴趣。

10月23日,新加坡淡马锡全资子公司祥峰投资(Vertex Ventures network)宣布对币安(Binance)进行战略投资,并将联合成立币安新加坡(Binance Singapore)以扩张在新加坡的发展。

币安崛起,各路一线VC都看在眼里。2017年9月,接受来自泛城资本和黑洞资本的数千万美元天使轮投资,接触红杉期间(8月初) ,BNB的价格约为0.00004BTC,当时BTC的价格为3500美元,即当时1个BNB约为0.14美元。

而当币安接触IDG时,BNB的价格为0.00016BTC,当时BTC的价格为16500美元,即BNB的价格为2.64美元,粗略估计,当时的BNB估值为5.4亿美元。

2019年1月13日,BNB最低跌至5.37美金,而当时比特币3441.30美元,比特币距离最高点已经跌去82.62%。

1月28日,币安发布公告宣布重启Launchpad,将线BitTorrent(BTT)售卖项目,BTT只能用BNB、TRX抢购,此举拉开了交易所IEO序幕。

BTT暴涨10倍,嗅觉灵敏,行动力强的第一批抢购者赚得盆满钵满,后知后觉的投资者们也开始囤BNB等待第二期项目,有人开始雇学生包网吧抢购,有人卖脚本、卖软件、卖KYC,各种内幕消息四处疯传等,币圈热闹非凡。

1月31日,币安宣布与以色列支付公司Simplex合作,币安用户可使用Visa、Master Card信用卡购买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

2月20日,币安推出了去中心化交易所币安DEX以及币安链(Binance Chain)测试网。

3月20日,币安宣布在澳大利亚推出“BinanceLite Australia”法币交易平台,能通过澳大利亚的1300多个服务站点为澳洲用户提供现金兑换比特币的服务。

4月4日,赵长鹏宣布新加坡交易平台(Binance Singapore)将在4月底上线。

4月20日,BNB一举突破历史最高价:25.4973美金(约171元人民币)。

4月23日,币安链去中心交易平台币安DEX正式上线,BNB为币安链的原生资产。

币安成立不到2年,其平台币从0.23美元涨到25.4947美元,BNB已经涨了约110倍,而比特币距离最高点已跌去70%左右,币安作为世交易量和利润只是币安实力的冰山一角,BNB才是币安真正的家底。

4月23日,根据Coinmarketcap网站的数据,币安24小时交易额75.67亿人民币,全球排名第一。

在币安诞生之前,没有交易所去做生态,交易就是全部。当币安推出BNB时没有多少人看好,但当BNB价格在三个月内冲高到25美元时,其他交易所纷纷跟风平台币。

从通过创建币安孵化器(Binance Labs),再到设立区块链知识传播平台币安学院(Binance Academy) 和Binance Info,同时和一些伙伴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和并购业务,例如收购Trust Wallet作为币安的官方钱包、投资TravelbyBit支持BNB在全球机场支付。就这样,币安的生态系统也逐步建立起来了。

币安重启Launchpad点燃了一把火,跟平台币一样,当币安的示范效应产生后,其他交易所纷纷跟风,但人们通常被短暂的财富效应蒙蔽双眼,冰山之下才是真实的世界。

5月7日,币安热钱包地址被黑客盗走7000多枚比特币,官方公告称疑是黑客获取了大量API接口密钥和2FA验证相关信息,将开放提币的数十个账户下的比特币全部转移到黑客控制的地址。

为此,币安宣布暂停提币一周,排查内部系统的安全隐患,同时将使用SAFU来对用户损失进行完全负责。

9月2日,币安宣布收购合约交易平台JEX。

9月13日,币安开放合约功能,正式踏足衍生品交易。

10月15日,币安合约交易杠杆增至125倍。

11月21日,币安收购印度数字资产平台WazirX,提供印度卢比的法币交易通道。

12月2日,币安收购DappReview,基于去中心和应用(DeFi)信息分析平台成为币安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12月26日,币安投资加密货币衍生交易平台FTX。

在币安合约交易平台成立之前,占据业务主导地位的是衍生品交易平台BitMex,其市场份额曾一度超过50%。

到了2020年,加密资产市场持仓量和流动性大幅度提升,衍生品市场成为交易所必争之地,如果说2019年还只是合约元年,那么2020年整个加密市场的从业者不是在开合约交易所,就是在帮别人开合约交易所。

币安是第一家推出了125倍杠杆、智能平仓系统等功能的主流交易所,还上线了混合保证金功能(FTX首创),以及支持BUSD和BTC作为保证金玩合约,多合约交易对,风险保证金等待。

“币安合约的上币速度太快了,今年大部分时间,主流币是没啥行情的,DeFi的红利基本都被币安抓住了”,币安的一位合约用户说道。

2月17日,币安宣布推出云服务等开放平台,为希望创立区块链技术相关平台的客户提供技术和流动性支持。

4月27日,币安矿池上线,在挖矿的基础上为矿工提供存币理财、币币交易、OTC交易到抵押借贷等一站式服务。

币安云就是借助币安的技术和经验,同时接入币安的流动性,从头到位做一个新的交易所,币安云则每年收取一定的费用并后续和交易所分润。赵长鹏表示,未来5年内币安云将取代币安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成为最大的营收来源。

币安推出的开放式平台主要有两种合作模式:币安云和经纪商,人们过多关注币安云,却轻视了经纪商业务。从事美股和加密货币的交易员Jason表示,经纪商业务比币安云等一系列云系统服务更有想象空间。

5月27日,美国Coinbase宣布收购加密货币经纪商Tagomi,收购金额在7000万至1亿美元之间。Tagomi于2018年12月上线,主要业务为向机构投资者提供BTC、ETH和其他加密资产的经纪服务。Coinbase选择收购来突破经纪业务,币安则选择自营。

8月20日,币安合约宣布推出 DeFi 综合指数永续合约,以 USDT 作为定价货币,包含LINK、COMP、LEND等9个指数。

9月1日,币安智能链主网也正式上线。

随着新秀Uniswap的崛起以及自动做市商AMM的流行,新一代的DEX和其流动性提供者正在撼动中心化交易所的根本。币安将智能合约和DEX交易分别放在BSC和BC这两条平行公链中,用户可以在BSC上开发Dapp,并从Dex的高速交易中受益。

10月1日,BitMEX CTO Samuel Reed在马萨诸塞州被逮捕。

10月18日,港股上市公司欧科云发布公告称,徐明星目前正接受中国公安机关调查,其控股股东、非执行董事徐明星正在接受警方调查,目前已经处于失联状态。

BitMEX被起诉,CTO被捕;OKEx出现黑天鹅;币安再次成为了最大的赢家,海外以及国内的用户都到了他那儿”,有交易所从业人员如此表示。

据北京链安的数据显示,在OKEx恢复提币后,币安的比特币日流入量一度逼近3万BTC,成为近期交易所各类黑天鹅事件的最大受益者。

11 月 24 日,根据 Coinmarketcap 数据显示,币安交易平台 24 小时现货交易量突破 321 亿美元,较前一天增长 31%,单日交易量创历史新高。

同一天,币安合约日交易量连创新高,突破 274 亿美金,持仓量第一。

2020年,币安已然来到了全盛时刻。现货、衍生品双重问鼎全球第一,BNB价格屡创年内新高。

12月4日,赵长鹏入选彭博 2020 年度全球 50 大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成为加密世界第一人。本次榜单中一同入选的还有美团创始人王兴,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

赵长鹏告诉彭博社,他预计币安今年的利润将从2019年的5.7亿美元增加到8亿美元~10亿美元。

当我们再谈论币安,它的概念早已经超出了交易所这个范围。

2017年7月依靠币币交易现货起家,3个月时间里做到行业第一;2019年9月上线合约交易,半年后交易量行业第一;2020年4月推出币安矿池,如今已超越老牌的蚂蚁矿池,排名行业前三。

此外,币安还包含了稳定币BUSD、币安链、币安智能链、去中心化交易所、钱包、CoinMarketCap、DappReview 、币安研究院等。

“我喜欢穿着币安送的,印有币安LOGO的卫衣出去逛街,感觉很酷”,一位币安上的投资者如此表示。

也许何一的口头禅道出了币安最大的核心竞争力,“币安不是在创业,币安是在创造历史。”

本文链接: https://www.kzbl.com/post/470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  标签:  
相关文章 是不是在找它?!